望而知之谓之神——中医四诊新解之“望诊”①

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 ,望、闻、问、切, ,八十一难经,,阴阳五行,中医辨证,黄帝八十一难经序,王勃,难经,积德行善 ,扁鹊,华陀,建安三神医,董奉,神仙传,上医治国

文/今涛卷雪

中华传统医学博大精深,宝典汗牛充栋,理论丰厚,诊病治病方法繁多。但从古至今,中医“诊法”,仍沿用四诊之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。而“望而知之谓之神”——看你一眼,一目了然,这样的中医,也是“上医”,上医治未病,上医治国。只不过,上医在当下,已经很难找到了。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医对望诊的解释,可说是在望诊失传后的瞎掰。这一区别就在于以天眼扫视还是“用肉眼观察”。我们就先从四诊概要谈起。

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 ,望、闻、问、切, ,八十一难经,,阴阳五行,中医辨证,黄帝八十一难经序,王勃,难经,积德行善 ,扁鹊,华陀,建安三神医,董奉,神仙传,上医治国

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,望、闻、问、切,八十一难经,,阴阳五行,中医辨证,黄帝八十一难经序

四诊与《八十一难经》

中国古代的医学,是在探索人体奥秘的同时,将宇宙之精髓与天象之奇幻、阴阳五行相融合,寻找根由与终极真相。

《西游记》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。黄帝八十一难经序

《西游记》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。黄帝八十一难经序

因此,中医辨证的核心可以解读为融入相生相克之理,解构人体小宇宙运行与宇宙的关联,在透视人体结构的奥妙中累积经验、解析病理,而人各不同的本质,在于人的行为迥异带来的差异,从而导致疾病与磨难的产生。

何以见得?古典名著《西游记》真实的记载了唐僧师徒西天取经所遭受的八十一个磨难,少了一个都要补上,九九八十一难也因此成为人一生必经了苦难次数的代名词。

有意思的是,八十一难,早在医经之秘录《黄帝八十一难经》中就定下格调。可见这并非仅仅是巧合。而八十一难还不是修辞中泛指的意味,而是人生的必经“罹难”。

《难经》表面是以问答解释、疑难答辩的方式呈现给读者,但奥秘却隐藏在初唐四杰首座王勃的《黄帝八十一难经序》中,一直被研究者们忽略。

《新唐书》中关于王勃的记载不多,但“勃尝谓人子不可不知医”,可说是名言中的格言。后世的人很奇怪,留下了《滕王阁序》,写下来诸如“落霞与孤鹜齐飞”等千古名句的王勃,何以在中医有重大建树?

八十一难经,阴阳五行,中医辨证,黄帝八十一难经序,王勃,难经,积德行善

八十一难经,阴阳五行,中医辨证,黄帝八十一难经序,王勃,难经,积德行善

王勃是神童,六岁就能朗诵古诗文并写作。天才少年“五年于兹矣”,就将《周易章句》及《黄帝素问难经》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雅经》稔熟于胸。并以此为《黄帝八十一难经》做序。

王勃问医道,是居于“人子不知医,古人以为不孝”的理由,自然会深研祥解中医之理。

而实际上王勃得到的真传就是“阴阳之道,不可妄宣也。针石之道,不可妄传也。”

更有天机的真传是,在窥见了中华秘传医学的玄机之后,并按他所研读的著述“导引元气”,竟至于“方欲坐守神仙,弃置流俗”。甚至感觉自己可以“救苍生”了。

无疑,王勃的序,点出了《难经》的要津。

在前六十难中,看似在解读“经脉”,其实也可说暗喻着医者之道,要人通晓天人合一之理。而脉的根本则毗连天体宇宙,其很深的理涵括了阴阳五行与宇宙的对应关系。但这些关系,有德之人才能具体体悟与感知。

人体结构的精妙,本就不是进化论所言,因此,人也就不同于任何动物。“难经”中昭示的规律,其表征是来源于外象,而外象的诱因,也只有重德之人能够看到真谛。

也所以,“难经”循序渐进,层层剥离经脉,归结除了病症区分、以及所在。到了六十一难,突然逆转,直接解读“望闻问切”。

这就是必经前面的“难”,才能达到不同的境界。

天眼之望——望而知之谓之神

中华医学的最重要精髓其实首在“立德”,有德才能“立功”,立功才“有言言”,也才能“济人”,后世的医家,真解了“悬壶济世”的内蕴,恐怕才能治好人。

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 ,望、闻、问、切,

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,望、闻、问、切,

前面谈到的王勃序,其实用当时长安的名医具有“秘术”的曹元所论,启示后来的医家,要救人,先立德。立德是根本。

这就要说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“德”,中国人讲“祖上积德”,不要损德,积德行善,其实就是指人具有的那种先天善良的本性,而一个人的德大德小,决定了这个人一生幸福与灾祸的总体情况。

现代科学已经开始认识到人是有轮回存在的。那么如果一个人这一生做了许多“有德”的好事,下一世可能就会有很大的福报。而德高的人,可能就会具有功能。

说白了,德的多寡,本质上决定了这个医者在运用“四诊”——望闻问切中的不同状态。

“六十一难”对四诊的说法是:望而知之谓之神,闻而知之谓之圣,问而知之谓之工,切脉而知之谓之巧。

对望而知之的的解释是:望而知之者,望见其五色,以知其病。

在中国古代,这样的例证也很多。

战国时期思想家韩非笔下的《扁鹊见蔡桓公》记载,神医扁鹊三见蔡桓公,都是“望而知之”,而且只有第一次“立有间”,算是站了一小会儿,但既没有“闻”、也没有“问”,更没有“切”。而第二次和第三次,扁鹊“复见曰”,更是一眼扫过去就明白了。

,扁鹊,华陀,建安三神医,董奉,神仙传,上医治国,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 ,望、闻、问、切,

扁鹊,华陀,建安三神医,董奉,神仙传,上医治国,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,望、闻、问、切,

扁鹊是用“天眼通”的功能,一次又一次犹如CT扫描般,看到了蔡桓公疾病的初期、中期、晚期情况,而不是仅仅通过“望见其五色,以知其病”的。

准确地说,扁鹊具有的神通,是运用第三只眼睛看到更深层次的空间。这还不像眼睛具有显微放大功能的情况。疾病所在的空间是人或者先进仪器并不能看到的。但具有神通的神医,却能透过我们所在的空间,看到病的“本相”——不是病原体,也不是病毒,而是一种生命体,也可说“灵体”。

,扁鹊,华陀,建安三神医,董奉,神仙传,上医治国,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 ,望、闻、问、切,

扁鹊,华陀,建安三神医,董奉,神仙传,上医治国,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,望、闻、问、切,

中国古代四大名医之一的华佗,也是看见曹操脑子里有肿瘤,要开颅做手术,曹操多疑,关押华佗使其死在囹圄。华佗看到了病最表面的形式,肿瘤,而在进一步看肿瘤,也是一个灵体。

东晋葛洪在其《神仙传》中记载的“建安三神医”董奉,在交州刺史杜变中毒身亡三天之后,“以三丸药内死人口中”,将其救回人间。这也是望而知之,神医救可救之人。而董奉有大德,也才能够施用“起死回生”之术。

医,董奉,杏林,神仙传,上医治国,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

医,董奉,杏林,神仙传,上医治国,四诊,望诊,四诊并重,四诊并用,四诊合参,望而知之谓之神

董奉的高德,表现在“为人治病,不取钱物”,只要求病人栽种杏树,最终成“杏林”,也因此,杏林成为中医的代名词。董奉离开人世的时候,“颜色如年三十时人”,而华佗没有死之前,通晓“养性之术,年纪虽大,但仍有壮容”。

因此,能够望而知之的“上医”,德高才能望众,也才能具有功能,得到神助,被人誉为“神医”。

如果按照道家的学说,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,那么上医治国就如“烹小鲜”(老子《道德经》第六十章:“治大国,若烹小鲜)。

但随着人类道德标准急速下滑,人越来越看重现实,而先天的功能也就慢慢散失了。

如今的“望而知之”,几乎停留在经验的判断与规律的识别之上。而且离不开“四诊并重”、“四诊并用”、“四诊合参”。